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地方小吃 > 最新资讯 > 正文

杭州小吃店关门:12万房租涨到14万还是回老家吧

发布日期:2022/4/14 12:12:28 浏览:47

来源时间为:2021-1-6

拱墅区体育场路开“嵊州小吃”的决定关门了。

这家店在这里开到了第六年,主要做蒸饺、小笼、粥等早餐餐品。

37岁的王老板请了一名员工。

“嵊州小吃”的王老板决定关门

“如果这次不是房东要涨租,我是还想在杭州坚持做早餐的。六年,在这边开着也有感情,也有不少老客。”

小店不大,却慰藉了附近不少居民的胃。

2022年3月的最后一天成了王老板在杭州的最后一天,当天下午收拾好行囊之后他与家人回到了老家嵊州。

不安和徘徊,同样围绕着40岁的张波。

他在西湖区晴川街开了一个小馆子。

“今年3月以来,菜价涨了许多,小米椒从七八块钱一斤到这阵子42元一斤,已经用不起了;土豆原先1块一斤现在2块,我烧烧卖5块钱一份,根本没得赚。”

张波坦言,今年以来压力特别大,“1月保本,2月亏了四五万,3月希望能保本,不然给骑手的六折优惠快撑不住了。”现在,他开始用自己的破面包车跑货拉拉,再送一点店里的外卖单子,这样一个月多少能赚个一两千。

这个店开了三四年,最早碰上疫情,都是靠老客支持。小店周边原来十多家,现在还剩2家,“我的快餐店和一家火锅店”。

“当初那样难我都挺过来了,抗压能力稍微强一点了。现在我必须坚守,上有老下有小,只能拼命干。保住店还有机会,不然什么也没有了。”张波相信,疫情总要好的,人总要吃饭的,生意一定会好起来。

1】关店离开杭州

老客发来消息:想念我家的小笼包蒸饺了

事实上,王老板从事餐饮行业已经很多年,从1997年开始,他曾经在北京开过店,也是卖嵊州小吃,做得还不错,后来到杭州开了这家店。

“我这边老顾客多的,很多人都喜欢吃我的东西,跑老远过来的老粉丝不少。”

太多的热爱终究败给了现实。

说起这一年,王先生说做餐饮是真不容易。为了安全,现在对店铺的用火等管理也都挺严格。

“以前像炒粉干、炒年糕这些特色现在都不太能做了,有些老顾客还不理解,加上成本上涨,压缩了不少利润,可我承诺给店员的工资一分都不能少的。”

的上涨成了压垮王老板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年想和房东签订下一年租赁合同,房东说要涨价了,从12万一年涨到14万一年。这几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做早餐本来就是赚的辛苦钱,这几年因为疫情影响也大,这涨的2万,真的一下子就打败我了,我就跟我老婆商量还不如回老家。”王老板说。

隔天,房东又找到了王老板,说是可以把房租减到13万一年,可王老板已经做好了回去的打算。

回到老家嵊州,打算做什么?

“先休息一段时间,多陪陪儿子,我也需要时间再想想,疫情还在持续,得想清楚了再行动。有一些我开店的心得,也希望通过你们告诉给更多人。”王老板说,之所以能在体育场路上开六年店,首先与手艺和辛勤分不开的,另外经营的前几年积累了一定的客源才能坚持住。“我真心建议现在仍然想创业开餐饮店的人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就像我们,如果没有稳定客源,早就做不下去了,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让王老板感触的是,离开杭州回到老家嵊州这几天,陆续有一些老顾客给他发来微信消息,“说想吃我们家的小笼包和蒸饺,让我做好邮寄到杭州去。”

客人的支持让王老板发自内心的感动,不过“既然离开杭州,这边的所有一切都要割舍掉了。”

会重新开始的。

最后,王老板这么跟记者说。

2】三个墨尔本海归的咖啡店没迎来一周岁

“没想到第一次创业,生命周期这么短”

三个墨尔本回来的海归,在杭州拱墅区建国北路创业开了一家咖啡店,他们的定位是“白天咖啡馆、晚上酒吧,还会定期举办不同主题的沙龙”。

三个人分工也明确,两个90后妹妹负责管理,一个男生负责投资。

2021年3月底,小店试营业,4月2日正式营业。

然而这个店没能迎来一周岁生日。

去年年底,这家店已经贴出了“旺铺转让”的信息。

咖啡店贴出了“旺铺转让”的信息

前几天联系Vioal,她说,今年春节前,店铺的房租到期,店就关门了。她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考研,还是心理学方向,正在图书馆里看书。

说起自己的头一回创业,女孩语气中带有不少苦涩。

她说,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店里的所有东西,甚至是一桌一椅,都是她和合伙人亲自挑选搬入的,在店里为客人做咖啡的感觉,沉浸在咖啡的香味中,她很喜欢。

可是,理想终究敌不过现实。“小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每天的客人很少,营业额也很低,有时候一个客人也没有。”当初投入了40多万元,清算的时候,店铺亏损了30万元。

最后,三个人商量了一下,狠狠心关了店,止损。小店关门前,店里搞了一场小型告别派对,还搞了一场集市,将店里的设备和货物都卖掉了。

咖啡店内的摆设也打算卖掉

这家咖啡馆,没有迎来一周岁的生日,就宣告关门。他们自己都没想想到,第一次创业的生命周期这么短暂。

她思考过,可能是本身经营的方向出现问题,当然也存在疫情的影响,“现在的大环境下,独立小店确实很难生存,即使是网红店也是昙花一现,很难长期发展。除非做到连锁,有资本的支撑,不然很难坚持下去。这个行业太卷了。”

Vioal分析了大环境,衡量了就业机会,决定先读完研究生,去学校做老师:“我的合伙人也在考教师资格证,两个人的方向是一致的。如果以后还要开店的话,那就要做更加严谨更加系统的评估,也要看看市场适不适合,这一次创业算是给我们上了一课。”

3】湘湖社区小

很累但得撑着,两个儿子要养呢

去年没有挣到钱,和与日俱增的生活开支,让37岁的张立功常常压力大到睡不着。

他的小菜店在湘湖社区西门一排店面的头一家。

1985年出生的张立功,有个比他小两岁的老婆。

2014年,两人从安徽老家来杭州,学历不高,不会做别的事情,就开起了社区小菜店。

辛苦拼搏是他们撑起店的唯一途径。

每天凌晨1点多醒来,去菜市场进货送到店里大约早上6点,吃完早饭再送孩子上学,而后又是看店,直到下午能睡上几个小时,继续开店,直到晚上9点下班,每日如此,张立功的后半夜总像猫头鹰一样清醒。

“今年明显感觉精力不够用。”张立功神色之间满是疲倦。

这家小菜店,今年已经是开业的第八年,店租一年3.5万,价格不贵,客流量稳定,是张立功当初把店开在社区里面的缘由。

但疫情之后,客流量的减少,对社区店也没“手下留情”。

去年,一天100-200单,平均营业额在5000元。今年过完年回来,客流量少多了,一天只有100单左右,营业额在3000元左右。

不仅如此,菜价成本价更高了。

进货的原材料涨价了,利润空间被压缩得更少。

“辣椒类的,以前最多是5块钱6块钱,最高也不过7块钱一斤,今年以来,菜价高了,进货10几块一斤,小米辣要40快多一斤。往年一天进货4000-5000元,能装满一车,今年进货同样的价格,车子却装不满了。”

赚下来的钱,张立功感觉存不下来,“哪里都要花钱,去年余下来3万多,回家过了年,全部都花掉了。今年看这个形势,感觉都赚不了什么钱。”

两个儿子在湘湖社区附近的学校上学,一个12岁,一个13岁。暂时,两个儿子的学习还花不了很多钱,但后面,所需要的开销会越来越多。

张立功常常压力大到睡不着

一想到这些,张立功有时候压力大得睡不好。

长期后半夜的作息模式,让张立功的精力也在逐渐下降。想要去做点兼职,都没什么力气,总觉得很累。

“我也想着要不不开店了。可如果我一个人去上班,老婆留在这里开店,是不现实的,也没有人进货。两个孩子也没有人去接送。”

离开杭州更加不现实。

“孩子都在这里上学,杭州的教育资源比老家好。”

张立功说,现在就只能撑着,“只要能把店维持下去就行了,撑着撑住就熬过去了”。

最新最新资讯
  • 成都有条“粽子街”粽叶飘香端午安康06-24

    来源时间为:2022-06-03成都市金牛区的马鞍东路是一条店铺林立的老街,平时做着小吃、杂货的商铺临近端午节,就会摇身变成一家家粽子摊。而成都人习惯在端午节前……

  • 北京特色培训小吃学校06-24

    特色小吃培训专业只有你想不到的课程没有我们教不了的技术——北京新东方烹饪学校结合市场热门创业项目及烹饪美食爱好者学习需求,特开设特色小吃培训班,涉及内容包括:京……

  • 北京王府井大街的改造算成功吗?06-23

    来源时间为:2021-2-11北京王府井大街北起东四西大街,南至长安街,全长约1.76公里,平均宽31米。王府井大街南边的一部分是“王府井步行街”。这条道路的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